自有时辰

2017年04月22日

最近改论文改的天崩地裂

真是只有天崩地裂这几个字可以形容了。

我们都是赶路人,珍惜光阴莫放松

正在放的歌曲是胡德夫的《匆匆》:

“初看春花红,转眼已成冬

匆匆,匆匆,一年容易又到头

韶光逝去无影踪

人生本有尽,宇宙永无穷

匆匆,匆匆

种树为后人乘凉

要学我们老祖宗

人生啊,就像一条路

一会儿西,一会儿东

匆匆,匆匆

我们都是赶路人,珍惜光阴莫放松

匆匆,匆匆

莫等到了尽头

枉叹此行成空

人生啊,就像一条路

一会儿西,一会儿东

匆匆,匆匆”

    一会儿西,一会儿东,这不就是我么。忙忙碌碌奔波一整年,这儿打一耙那儿打一耙,转眼就过去了。本不想回忆这一年,有些事儿想起来实在是不怎么愉悦,然而,总不能懦弱到连梳理着一年的勇气都没有,一样样地数来吧。

   1月-2月,1月10日抵达北京,11日百度校园品牌部实习生面试,12日入职。百度传课好课集结号项目,百度年会,忙碌而新奇。

      在最低零下十七度的寒冬,认真贯彻不作死不会死作风,休息日把自己裹成球到处溜达:去小西天的路上,走错路误入冰窖胡同,对“冰窖”二字自此有了深刻的“切身”体会;到北海公园,冬天的湖面已经结冰,跟半年前的初夏光景已完全不同,冷风吹地人清醒无比。途径什刹海,夜里冰场很是热闹,可惜同伴怕冷要归家,此后我也再无机会看到这南方没有的冰场;在景山第一次看到落日下的故宫,山下高亢的红歌合唱和手风琴的声音飘飘荡荡传上山来,如果忽略跟冰碴一样刮脸的寒风,这一刻的感觉实在完美。

   3月-4月,春节后再次返回北京。部门小伙伴又多了几位,好可爱。

    每天2号线转13号线历时一个半小时到公司,发微博,沟通贴吧消息,和小伙伴组队去食堂,元宵包个汤圆,妇女节蹭个编发纹个身,周五组队去科技园吃饭玩滑梯,这段日子想起来真挺开心。月中去了颐和园,运气甚佳,逆流而行游了半天清净的园子。月末璐璐,neinei 一行来北京,夜爬海坨山计划告吹,成了个念想,自驾去了密云水库和司马台长城,一路也是开心。

   5月-6月上旬,准备论文,返回武汉准备开题答辩。自海雯姐姐去了教育事业部,除了日常的新媒体运营更新,主要是和敬贤一起帮寒露姐的项目的忙。

  6月中旬-11月,端午节和慧敏去了潭柘寺。节后入职优客工场。开启了忙忙忙,忙忙忙,忙忙忙,忙忙忙的四个多月“真枪实弹”的高强度实习岁月。在这几个月所学所感所悟实在太多,可以算是在北京成长最快的时间段。虽然最后结尾不是很圆满,但仍是充满感激。

   8月上旬,跟着一个户外团队去了海坨山徒步露营,原以为的星河日出都没见着,烤熟的肉串还没来得及吃一口,暴雨突至,从傍晚下到了深夜。夜里,大风夹着雨点狂击我们这顶没有钉上地钉的帐篷,帐篷灯摇摇摆摆,我们迟迟不敢躺下,总觉得帐篷要被掀飞。风雨稍小后,同伴大姐给我们哼唱哄女儿入睡的军港之夜,外面的雨点打着帐篷,滴滴答答,在“海风你轻轻地吹,海浪你轻轻地摇”的歌声中,竟安稳地睡了一觉。大姐唱的这首歌是我听过最好听的军港之夜。第二天又是雨中下山,一路泥泞惊险,多亏队友们的相助才无事,就在陡壁滑落的那一把,如果不是队友眼疾手快抱住树杈拼命把我接住,我指不定摔出什么毛病,几经波折下山后,天却放晴,走在蓝天白云下的山下大道上,回望身后,感觉刚才所经历一切仿佛不曾发生。这样的经历,也算是难得。



   

漂泊

人心总是不平不满,要放松放松